您好,歡迎來到誠成集團官方網站

首頁 > 專家聲音

北大曹和平 | 中國成資本凈輸出國并非“資本外逃”

專家:中國成資本凈輸出國并非“資本外逃”

編者按:中新網記者秦辰近日就”中國成為資本凈輸出國是否意味著資本外逃”這一問題采訪了以下幾位專家。曹和平(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北大數字中國研究院副院長,誠成資本首席經濟學家),張燕生(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樊綱(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

商務部數據顯示,截止7月底,中國對外投資額已超過利用外資額,成為資本凈輸出國。與此同時,中國7月份跨境資本外流規模擴大。有分析人士將兩者聯系起來,開始擔憂資本“外逃”。但多位專家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成為資本凈輸出國不等于資本“外逃”,中國已開始重新配置全球資源。


今年1-7月份,中國非金融類直接對外投資額累計6732.4億元人民幣(折合1027.5億美元),直逼2014年全年對外投資額1028.9億美元,遠超同期實際使用外資金額4915.1億元人民幣(折合771.3億美元)。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表示,中國已成為資本凈輸出國。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雙向投資在2014年首次接近平衡。沈丹陽也曾作出過相似表示,但當時有個前置條件:加上第三地融資再投資。

在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看來,這一變化與大家的期待相吻合,中國將用資本輸出帶動商品輸出。與之相應,歐洲和美國可能分別會在2017年和2019年成為資本凈輸入國。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誠成資本首秀經濟學家曹和平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在過去3年,中國對外投資規模不斷加大的趨勢已經顯現。中國從產品貿易開始,不斷沿著國民經濟產業鏈的低端向高端爬升。




“這是發展階段所決定的?!閉叛嗌災行戮晨突Ф慫?,中國已經成長到了可以通過投資方式帶動全球布局的階段,而通過資本輸出,容易擊破一些貿易壁壘。比如,美國主導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所產生的貿易轉移效應。




張燕生指出,隨著“走出去”戰略與“一帶一路”愿景的推動,中國開始重新配置自己的全球資本?!霸謖庵智榭魷?,以往購買大量他國國債的回報率顯得太差了。所以現在開始加快直接投資,也是一種資本結構的重新配置?!?/span>


然而,中國的資本輸出引發了部分人士對資本“外逃”的擔憂。

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的數據顯示,7月份中國跨境資本外流規模擴大,中國銀行結售匯逆差317億美元,而今年二季度的月均規模為163億美元。

對此,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曾表示:不必大驚小怪,應以一種平和的心態去看待,它有一定的周期性變化因素。

張燕生則更加明確的指出:“我個人覺得這是兩碼事?!彼銜?,短期資本流動主要還是在證券投資,而直接投資一般都是長期投資。因此,無論是新建投資還是跨國并購,都是以實體經濟實物為標的的投資,這部分的資本外流很少。

曹和平教授也表示,資本外流是貨幣二級市場上的現象?!白時菊訟碌淖式鶩飭?,如果很大一部分是FDI(外商直接投資),且FDI的比率逐年提高,這就不叫資本外逃。相反,如果資本外流的規模增大,FDI的比率不變或者減小,這是資本外逃的典型現象?!?/span>

曹和平教授認為,中國成為資本凈輸出國將帶來三方面變化:一是中國對外貿易從產品貿易上升到了要素和服務貿易;二是國民經濟體系出現變化,產業鏈可能出現跨區、跨境延伸的現象;三是人均收入有望快速增加。

不過,張燕生則提醒說,在“去全球化”還是“留全球化”討論的當下,國際環境的風險仍然較大。尤其是美歐再工業化采取的?;ぶ饕遄齜?,以鄰為壑。

“在外部風險上升的情況下,對沖風險最好的辦法就是協方差為負,也就是不要把雞蛋放到同一個籃子里。因此,資產的多樣性組合是非常重要的?!閉叛嗌?。


微信

在線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