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誠成集團官方網站

首頁 > 專家聲音

2017中國經濟增速猜想

中國經濟增速在2011年以后連續四年下滑,2015年再跌落0.5個百分點(增速6.9%),破了保七的心理關口。當時,很多人在問,作為世界經濟增長最為強勁的中國經濟發動機會否熄滅?

2016年年初的時候,國內外都在擔心中國宏觀經濟走勢是否還會繼續下滑。理論界也在擔憂,三十多年來,中國宏觀管理一直偏重于總需求管理,累積的過剩產能、二級市場的資產泡沫以及庫存,能否在較短的時間內出現消化的門檻性條件,考驗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工具有效性??梢運?,2016年,也是社會心理壓力比較大的一年。


2016年經濟全年平穩過渡

回過頭來看2016年,前三季度增長平穩。第一季度GDP增長6.7%。第二季度,海外股市波動,國內股市下降速度快,人們擔心投資滑坡。執行下來,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也是6.7%。第三季度還是6.7%。那么,第四季度會如何呢?當時,一些不同的聲音冒了出來,連著三個季度6.7%,是不是統計有問題?中國統計在地方一直有GDP數據增速沖動,但是,在國家層面,統計體系內部設置的核算制度,有效地對沖了系統性偏差。另外,李克強總理曾特別重視的三個指標是統計局口徑之外第二管道的數據,可以從利益獨立方的角度來印證GDP增速。

研究這三個經濟指標發現,到2016年9月份的時候,當月信貸余額增加1.22萬億,貨物周轉量增加5.6%,全社會發電量同比增加6.9%。而在前幾個月尚得不到到序列性的觀察數據。此后的10、11月份,三類數字在時間序列上一直維持在與去年同比最少增加7%,最高增加11.4%的高位速度上。這表明車間內和車間外經濟數據――“物流-采購-供應鏈管理”等一類先行指標在邏輯性向好的同時,出現時間序列向好。也就是說,有了這些先行數據,中國經濟在第四季度增速一定會好。當然,現在我們知道,第四季度經濟增速為6.8%。

2016全年平均下來,增速6.7%,實現平穩增長的目標。這是一場超級復雜、超長時間、超大規模的戰役,中國初步取得了勝利。應該說,中央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了政策主導的作用。同時還可以看到,中國經濟處在人均GDP8000-12000美元的年輕增長態上,只要政策對路,沒有不增長的道理。


中國經濟增長的兩大動力
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學機制到底在哪里?憑什么你“老過五關斬六將”,別的國家都是笨伯嗎?其實,中國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和任何國家一樣,都有自身經濟體的普遍性和特殊性。
中國經濟增長動力的普遍性原因,和世界其他經濟體一樣,只不過是給定市場條件下,要素資源的配置從世界貿易的產業低端向中端再向高端爬升。比如,在世界范圍,進入發達經濟體的門檻性度量指標是人均GDP1.2萬美元,西方高度發達的經濟體都在5萬美元以上,像美國就接近6萬美元。中國人均GDP增速達到8000美元段后怎么會戛然而止呢?事實上,中國經濟傳承性的增長動力沒有消失。在人均GDP8000―12000美元段上,產業自身的升級和居民自身的消費,就構成了經濟增長的產業內在發展動力和消費升級拉動產業升級的增長動力。
中國經濟增長,除了有世界經濟體自身增長的共性動力機制――即人均收入階段較低時期的經濟升級動力,還有其增長的特殊動力機制――人口規模動力。比如,中國的電商在過去幾年間都在超高速增長階段,出現了BAT這樣的世界級電商企業,出現了幾十萬家互聯網電商和約萬家金融電商中介。

過去三年,中國經濟一直在下行區間,但是勞動就業指標都是在1-10月份之前就完成了全年就業任務。這既是中國經濟產業升級使然,也是中國經濟在互聯網電商時代受益于自己人口規模優勢使然。在考慮到中國經濟的區域性差距,城鄉差距和消除這些差距帶來的內在需求,中國經濟增長的綜合性動力是強勁的。


增速猜想:最好不要超過7%
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會如何?如果中國宏觀決策不在增速上適當限制的話,很可能增速超過7%,起碼在第一、第二季度很可能。當我們考慮到環境壓力時,我更愿意看到GDP增速在5.5-7.5某個區間,最好不要超過7%。在結構優化的意義上,我愿意接受經濟在6%以下的增速。
去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初步確立了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的經濟政策框架。引導經濟朝著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方向發展,提出引領我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一套政策框架。
會議還指出,2017年是實施“十三五”規劃的重要一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
但是說到此,我們還沒有考慮到一個經濟學家經常忽略的變量,那就是技術變革因素。根據世界各國傳來的信息,人類技術發展到今天,正在出現我們從未見過的新技術革命。1980年以后,地面下的光纖互聯網在人們尚未覺察的情況下將地面上兩億多臺固定在桌面的臺式電腦聯網整合,形成信息互聯時代。1999年末期以后,出現移動互聯網。地面上每五十公里組合而成的蜂窩互聯網將人們手中9億臺移動式電腦――智能手機聯網整合,形成移動互聯時代。2010年以后,少數具有遠見的數據公司建立聯通地下光纖互聯網和地上蜂窩互聯網的關口站基礎設施,將地下光纖互聯網和地上移動蜂窩互聯網合一,使得互聯網設施在國民經濟體系升級意義上出現鯉魚躍龍門式的驚險一跳,“萬物互聯”時代到來。在未來可預見的5-7年時間,如果衛星互聯門檻性條件出現,則類似移動“wifi”效能的三網合一時代來臨,將會出現萬物互聯向智能互聯時代邁進,新技術革命出現“人神合一”的經濟現象:大數據智慧經濟時代來臨。
這種經濟時代,有三個經濟體最有發展優勢,美國、中國和印度。如果良性發展,“中-美-歐-日-俄-印-印尼-巴西-巴基斯坦”人口九大經濟體聯合起來,發展世界性的數字智能經濟的話,中國經濟非??贍苡幸桓霰⑹降某沙?。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轉自:《中新經緯》

微信

在線客服